<address id="vznlv"></address>
<noframes id="vznlv">
<noframes id="vznlv">
<address id="vznlv"><listing id="vznlv"><listing id="vznlv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vznlv"><listing id="vznlv"><menuitem id="vznlv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<address id="vznlv"><nobr id="vznlv"><meter id="vznlv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<listing id="vznlv"><listing id="vznlv"><menuitem id="vznlv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listing>
        <noframes id="vznlv">
        返回首頁

        [評論]忠言逆耳,搜狗人工智能最需要的可能是一盆冷

        以前中國頭條網行業的從業者,老被稱為Copycat,因為他們喜歡外國人做什么,他們就抄什么。最近一兩年隨著自主創新能力的增強,這樣的稱呼少了??v使如此,模仿、跟風的做法,在中國頭條網行業依舊盛行。從電商、P2P,到內容生態,再到人工智能,都不能免俗。

        在人工智能領域,隨著Google、Facebook、亞馬遜、特斯拉、微軟等頭條網巨頭的廣泛布局和不斷推進,搜索廠商搜狗也耐不住寂寞,開始模仿跟進。2月6日,搜狗問答機器人汪仔登陸熱門節目《一站到底》,對戰選手豐莉婷,并最終取得了勝利。對此,一些人歡欣鼓舞,認為這是人工智能的一大進步;另一些人則憂心忡忡,擔心人工智能過快發展最終會不受控制。其實,擔心大可不必,搜狗汪仔的表現甚至都談不上人工智能的“進步”,無非是搜索換了一張皮而已。

        忠言逆耳,搜狗人工智能最需要的可能是一盆冷水

        忠言逆耳,搜狗人工智能最需要的可能是一盆冷水

        搜狗汪仔不是人工智能,頂多是頭條網智能搜索

        和人類選手在《一站到底》的較量中,搜狗汪仔以9:7取得勝利,其中答對了比如“具有明目功效的中藥‘白丁香’是哪種動物的糞便?”“世界上面積最大的內陸國是哪個國家?”等問題。

        乍一看,搜狗汪仔貌似很智能,但是實際情況并非如此。搜狗汪仔的表現,并非人工智能能力的展示,頂多算是頭條網智能搜索的亮相。眾所周知,人工智能(Artificial Intelligence),英文縮寫為AI。它是研究、開發用于模擬、延伸和擴展人的智能的理論、方法、技術及應用系統的一門新的技術科學。必須強調的是,人工智能是對人的意識、思維的信息過程的模擬。人工智能不是人的智能,但能像人那樣思考、也可能超過人的智能。

        由此,從人工智能的內涵和外延去衡量的話,搜狗汪仔都談不上人工智能。因為人工智能,最重要的是對人意識、思維能力的模擬,而搜狗汪仔在《一站到底》中,只是表現出了豐富的知識、信息儲備能力,以及快速的檢索、查詢能力。搜狗汪仔面對的問題,雖然有的很偏很難,但是仍屬于直接的信息匹配的“記憶”范疇,基本不涉及到思考,這是搜索引擎的基本能力,沒什么值得大勢贊美的。

        除了不是類人類思考外,在《一站到底》中,由于主持人問的都是搜索關鍵詞似的句式,所以也基本用不著語義理解;至于語音識別,市面上隨便哪個輸入法都可以語音轉文字。所以這兩方面和人工智能相關的領域,搜狗汪仔值得說道的地方并不多,也自然離人工智能就更遠了。

        橫向對比的話,也可以發現區別所在。在人機交戰史上,無論是深藍挑戰卡斯帕羅夫,還是阿爾法狗挑戰李世乭,所有這些無一不用到深度學習等最精深的技術。比如阿爾法狗輸了一盤,回去就能跟自己下一百萬盤,背后是做了長年累月的訓練,而支持這些訓練的,除了深度學習,還有機器識別、模型理論、專家系統、視頻圖像處理等多種技術。這些,才是人工智能的體現,而不是想搜狗汪仔一樣,僅僅是信息、知識的檢索而已。

        實際上,還有另外一個簡單粗暴的角度,可以論證搜狗汪仔到底是不是人工智能。在《一站到底》的對壘現場,搜狗汪仔的搶答可謂異常之快,快到超出大多數人的反應。遺憾的是,恰恰就是這樣的快,讓搜狗汪仔被越來越多的業內人士所質疑。如果真的是人工智能,其背后至少包含語音識別、語義理解、推理分析、綜合思考、答案形成等等多個步驟,在這么多步驟的情況下,搜狗汪仔幾乎做到了秒答,試問一下這可能嗎?

        此外,同一個題目換個表達他就不行了。比如,汪仔在現場回答“‘澳洲野兔’是哪位澳大利亞網球運動員綽號?”,迅速的給出答案“休伊特”,反過來換個表達在搜狗網頁搜索“休伊特的綽號”,反倒是沒有結果。不免令人懷疑,旺仔是在背題庫。

        忠言逆耳,搜狗人工智能最需要的可能是一盆冷水

        忠言逆耳,搜狗人工智能最需要的可能是一盆冷水

        忠言逆耳,搜狗人工智能最需要的可能是一盆冷水

        并非一無是處,鮮花要給雞蛋也要給

        搜狗汪仔亮相后,有很多不吝溢美之詞的,足見其并非一無是處。搜狗的作為值得送上“鮮花”的地方在于:

        一是,只要“上車”了,就永遠不嫌晚。此前曾經討論過搜狗不夠膽大和激進,在O2O、頭條網金融、智能硬件、移動資訊、人工智能等等諸多熱門風口上,上演了一個又一個“錯失”的悲情故事。時至今日,搜狗終于醒悟過來,開始發力人工智能。雖然啟動的時間非常晚,趕的是晚集,但是人工智能是一場長跑甚至可以說是馬拉松,所以搜狗并非沒有一點機會。只不過要和Google、Facebook、亞馬遜、特斯拉、微軟等頭條網巨頭競爭,搜狗還需更加的努力才行。

        二是,搜狗比較有借勢營銷的思想,這在后續的人工智能競爭中非常重要。毫無疑問,搜狗可以說有點倉促地推出搜狗汪仔,并使其站上《一站到底》的舞臺,肯定是想借勢最近人工智能領域最為火爆的事件——谷歌的Master戰勝了眾多圍棋名家。搜狗想蹭熱點事件進行營銷傳播,并把自身和人工智能領域的領跑者進行捆綁,想法是非常好的。

        只不過,很多時候,好的想法,也要找個好的時機去落地,或者說要做到萬事俱備,才去借東風,而不是匆匆上馬。這就是搜狗的雞蛋之一——搜狗用力過猛了。產品還只是智能搜索,就急忙披著人工智能的皮推出,并進行了大量的曝光。實際上,這種缺少產品力的營銷,往往只是有曝光沒認可,有輿論沒口碑。當然,如果搜狗此舉,是為了向資本市場講人工智能的故事,讓上市更加光明,想象空間更大,那就又另當別論了。

        其實,搜狗既然已經“上車”晚了,就也沒必要操之過急了,急也沒有用,還不如靜下心來,先把產品好好地做好再說。也不妨多研究下段永平,要像段永平所說的,“敢為天下后,后中爭先”,更要“要保持一顆平常心,不能貪大求快,大干快上,既要贏得起,也要輸得起”。

        群雄逐鹿系統級入口,“南郭先生”難負重任

        從老牌的IT廠商微軟、IBM,到頭條網頂尖企業Google、Facebook、亞馬遜,到高科技新貴公司特斯拉……TMT群雄逐鹿人工智能的最大原因,最關鍵的還是在于入口的爭奪。

        入口的爭奪,才是頭條網企業尤其是大企業永遠的生死戰!值得強調的是,跟此前的門戶入口、搜索入口、社交入口等不一樣,這些入口很多是產品級的,再好的頂多也就是平臺級的。然而,基于人工智能的入口卻是系統級的。就像安卓系統和iOS系統,在如今移動自媒體時代的地位一樣,誰在人工智能大戰中獲得主動,誰就有望成為人工智能時代的谷歌和蘋果。

        再打個不是很恰當,但是有助于理解的例子。如果把用戶比作路上跑的汽車,產品級、平臺級的入口,就好比高速公路的一個個收費站,無非收費站大點或者小點的問題,而系統級入口卻像“石油”。決定每一輛汽車“命運”的,不是收費站而是石油,收費站可以繞道走,而沒有石油,任何車都開不了。

        所以,這也是為什么所有大佬都不能錯失人工智能,都希望在人工智能大戰中打下立足之地的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客觀地說,搜狗和Google、Facebook、亞馬遜、特斯拉、微軟等先行者相比,如今面臨的困境恰如昔日的南郭先生,面對好合奏的宣王,尚可在人工智能的隊伍里濫竽充數,然而一旦面臨喜歡獨奏的湣王,卻難以承受每一個用戶個體的考驗。

        至于搜狗自身,到底最終是像他人說的成為了南郭先生,還是有可能會成為黑馬斗士,最重要的決定因素在于當家人王小川的謀略和定力??上У氖?,從人性的角度上看,王小川可能當下最愿意做的,是頻頻消費人工智能,向資本市場講故事,而不是踏踏實實地在人工智能領域做實事,要不也不至于讓一個還不成熟的產品登臺亮相了。

        希望王小川能夠跳出人性的牢籠。

        參與評論
  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  人妻奶水系列,极品丰满少妇一级A片,无套大战白嫩俄罗斯美女一l

        <address id="vznlv"></addres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vznlv">
        <noframes id="vznlv">
        <address id="vznlv"><listing id="vznlv"><listing id="vznlv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vznlv"><listing id="vznlv"><menuitem id="vznlv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vznlv"><nobr id="vznlv"><meter id="vznlv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<listing id="vznlv"><listing id="vznlv"><menuitem id="vznlv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listing>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vznlv">
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